大洋新聞 時間: 2014-07-10來源: 信息時報 作者: 成小珍 會館內的牆壁上明顯有滲水痕跡。 一些木柱出現裂紋,裡面被白蟻蛀空了。 八和會館旁邊的175號門前放置了木支架,門上掛了危房的警示牌。信息時報記者 陳文傑 攝 175號房已荒廢多年。
  信息時報訊 (記者 成小珍) 與危房為鄰、牆體滲水、有白蟻來……位於廣州市荔灣區的八和會館(以下簡稱會館)在喊“救命”!昨日,有街坊報料,稱會館被滲水、白蟻問題煩擾已久。記者走訪發現,其一、二樓牆體出現多處滲水,部分木柱甚至被白蟻蛀空了。會館有關人士認為,旁邊多年失修的175號危房是“罪魁禍首”,但危房既無人修繕、也沒有拆除,“任由下去,只怕問題越來越嚴重”。
  現場:牆體滲水木柱被蛀空
  八和會館是廣州粵劇藝人的精神祖屋。在報料人洪先生的帶領下,記者進入會館一探究竟。
  會館一樓是私夥局開唱的舞臺。西側牆上掛著若干粵劇的舊劇照,或彩色、或黑白,十分顯眼。而牆上部分位置顏色明顯深、黑,“說明這些位置有滲水”,會館理事“小蝶兒”婆婆說。
  沿著木樓梯上行,樓梯間的牆壁顏色也深淺不一,越往上越明顯。
  二樓衣帽間主要堆放著戲服等雜物,環顧屋內,滲水的牆面呈不規則分佈,其中西側牆壁滲水最為嚴重,一大半面積呈明顯的黑色、褐色。牆邊放著一幅大畫,已是霉跡斑斑,“本來掛牆上,怕發黴更嚴重,取下來了”,洪先生說。
  白蟻是另一個麻煩。“小蝶兒”婆婆帶記者看了天台的洗手間,天花板的木柱明顯有一道道白色痕跡,這都是白蟻啃過後留下的痕跡。“裡面都是白蟻。”二樓天台的木柱子有些也有裂紋。掰開裂紋一看,裡面已經被蛀空了,沒有見到白蟻,但滿是白色的細碎粉末。
  電扇吹戲服怕發黴
  二樓衣帽間里還擺放著幾個鐵架子,掛著數件戲服,旁邊幾臺大風扇吹著。“小蝶兒”婆婆說,每年夏天,都要把戲服拿出來吹上好幾天,否則長期積壓箱底會發黴。這些戲服是會館流傳下來的寶貝,平日並不輕易示人。
  眼看木柱、木條紛紛中招,會館也採取了一些措施。兩個月前,有防治白蟻的專業公司來查看,說是白蟻情況有些嚴重,噴灑了藥水,但收效不大。
  原因:旁邊失修危房是“罪魁”
  牆體為何會滲水?白蟻又從何而來?會館有關人士認為,旁邊的危房是“罪魁禍首”,白蟻防治公司的人就明確表示,危房是白蟻出現的根源,如果不把根源除掉,光除會館的白蟻,仍是治標不治本。
  原來,會館位於恩寧路177號,緊鄰的175號是一棟危房,大約2年前被貼了封條,封閉至今。記者看到,房前騎樓位置搭建了十分複雜的“支架”,由若干的木柱、木塊組成,門口懸掛了“危房”、“行人勿靠近,勿停留”等警示牌。從趟櫳門往裡走,裡面空蕩盪的,飄著陣陣霉味。記者爬上會館天台,發現175號的天臺上雜草叢生,滿地是垃圾、廢棄物品。該處危房和會館之間牆貼牆,完全沒有縫隙。
  173號天台的住戶告訴記者,這裡早已是危房,“但沒人理,也沒人拆,一下雨就很怕屋子會塌下去。”晴天時他曾試著走上危房的天台,感覺水泥地面都在搖晃,“房子下麵快空了,很容易就塌了。”
  據瞭解,按照舊時的佈局,會館東、西邊都是小巷子,用於解決相鄰兩座建築的通風、透氣和排水。後來,鄰居們將1米寬的巷子圍蔽,成了住戶的私家出入通道,可能影響了通風和排水。
  會館副主席我自強說,會館去年就出現滲水問題,因此去年年底,會館打了報告給有關部門反映,希望有部門來處理,“最好能維修危房,解決問題。”然而至今,報告一直沒有得到明確回應。而發現白蟻是今年4、5月份的事,目前已做了初步處理。但這兩個問題的徹底解決,都有待於隔壁危房儘快進行修繕,“危房修好了,問題也就沒了,會館自身並不用維修什麼”。
  (報料人:洪先生,獎元)
  調查
  175號危房
  身份有點“特別”
  171號街坊黃婆婆介紹了175號危房的故事。
  黃婆婆在恩寧路居住了50多年,她說,175號房子的產權有些特別,一層產權屬於公房,二層則是私房子,歸兩兄弟所有。解放前,該房住了兩兄弟一大家。後來,一家人將首層出租,自家人住2樓。解放後,不知道怎麼回事,首層被收為了公房,由政府來出租、收租,還被隔成了不少小房間,至少住了4戶人家。
  前幾年,恩寧路改造,這裡成了危房,兄弟倆搬去金沙洲,一樓的住戶也陸續搬走,房子就被封了。
  “我們都心驚驚啊,最怕一下雨(房)就塌了,肯定會牽連到其他房子,”黃婆婆說,“為何以前有部門來放租、收租金,如今成了危房就沒人理呢?”
    (原標題:八和會館喊“救命”)
創作者介紹

次按

ew18ewpd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