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晚報記者 褚韻
  “結構師的證書都可以掛靠,那我咋知道我住的房子的施工方是不是都是‘掛靠戶’,資質可信嗎?”近日,市民林先生在自己的“朋友圈”里發現了一條消息:有人尋求“掛靠”自己的“二級結構師”證件。這讓他大吃一驚,原本是作為行業認證的準入證書,竟然成了不少人獲取“額外收入”的渠道。“資格證書掛靠”的背後,究竟存在怎樣的利益鏈條和隱患?羊城晚報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
  A
  掛個證就能白拿工資
  上周末,廣州市民林先生在自己的朋友圈看到,一位老友轉發稱“朋友有二級結構師的證在手,與上一企業協議期滿,資料齊全,求靠譜企業”。林先生一開始以為對方是在嘗試用朋友圈求職,沒想到一打聽才得知,這位“老兄”居然是想“持證掛靠”。
  “只是掛個名字,不用上班,一年就能從公司里拿到幾萬塊。”林先生說。
  林先生瞭解到,在不少特定行業都有這種情況,如建造工程類的“建造師資格證”、“註冊結構工程師證”等,是否擁有持證員工直接關係到一家建築企業能否達到一定級別的工程申請資質。即便是一間小小的藥房,也要有專業藥師掛靠才能合法售賣處方藥。
  “這些證照本用於證明企業人才資質,讓普通人放心的‘官方認證’,可這樣一來,誰知道究竟企業有沒有這樣的能力?持證的人不需要上班,是不是也說明這些證本就‘沒有必要’?”林先生對此憂心忡忡。
  記者調查發現,其實在“朋友圈”尋求資格證書掛靠的僅僅是小部分人,在不少“專業網站”上,這甚至已成為公開的秘密。有建築業人士向記者坦言,不少人考證“有職業的需求”,但更多的就是為了“掛出證照好賺錢”。
  B
  中介促成灰色產業鏈
  在網絡上隨意搜索就可以找到各類“掛靠網站”,其背後還有許許多多的中介公司。
  與“跳槽季”基本同步,每年12月至次年3月,正值“掛靠證照簽約”和“續簽”旺季,為此有的網站還專門整理出了“掛靠價格表”:一級建造師10萬至12萬元/年,市政公用4萬至4.5萬元/年,一級結構師6萬元/年……個別行業的資格證書被稱為“天價”,如註冊“公用設備工程師”三年掛靠價格在33萬元以上,而“註冊電氣工程師發輸變電類別”價格高達70萬元。
  而為了滿足市場需求,“掛靠證件”也有了專門的中介公司。記者以詢問一級建造師證書掛靠的名義,撥通“5××掛職網”上一個中介的電話,對方詳細地介紹了掛靠流程:“你說一個掛靠的價格區間,我們幫你和有需要的單位談妥條件,然後由單位直接聯繫您簽協議,成功後由單位付費,當然如果您這邊需要一些特殊推薦的話,也可以成為付費‘會員’。”
  對方還表示,11月僅“一級建築師”他們就簽成了3單,而且全是正規合法的公司。
  C
  為獲資質企業高價“求證”
  記者走訪了天河區某三甲醫院附近的四家藥房,除了一家門面較大的連鎖藥店看到了擁有全職執業藥師證的“本人”在場,其餘三家都是“掛著證卻看不見人”。
  記者提出需要向藥師咨詢用藥時,一名店員稱,藥師臨時外出了,“有什麼需要你問我就行了,不會出什麼問題”。
  也有藥店的負責人坦言,藥店已經營多年,但此前聘用的執業藥師剛剛跳槽到其他店,最近他也在為尋找合適的執業藥師發愁。
  “如果能請到人,我們肯定不會找‘掛靠’。”這位藥店負責人坦言,現在藥店數量在不斷上升,但擁有執業藥師證的人有限,而且醫院工作穩定、待遇好,有資質的中青年人才都願意去醫院上班,因此不少小店無奈選擇了“掛靠”這條路。
  “一年(掛靠費)少則千把塊,多的四五萬元也有,主要看有沒有其他專職。”他表示,這幾乎成為藥品零售業大家“心知肚明”的產業鏈。
  對比起藥店每年花費的幾萬元,有消息稱,一些建築工程類企業每年僅僅“掛靠”一項就要花費動輒幾十萬元甚至百萬元的資金,而中介僅僅提供持證人的一個電話,就可以收費幾千元,真正“牽線”成功還得再付一筆。
  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建築工程行業的“掛證”如此“火爆”?本地的一級資質建築公司總經理助理李源(化名)告訴記者,有的建築企業是為了提高自己的資質,有的則是為了申請資質或滿足特定工程需要。雖然花費甚多,但只要拿到工程,獲利遠高於“投入”。
  “現在的工程動不動就要求一級資質,達不到這些基本要求,連投標的資格都沒有,如果沒有足夠的證,就算有再多的註冊資金、再好的案例也不能承接施工。”李源說,有的企業實力過硬,但員工年齡偏大,現場管理經驗足夠,但考證背書能力不行,急需“沒有實操經驗但證書滿分”的社會人員手中的資質。此外,現在更多的企業是本身員工達不到標準,又不想花錢去聘人,便找“證”充數。
  D
  雖然白拿錢但風險不小
  雖然證書掛靠看似“正大光明”,但對於其違法性,其實所有參與者都心知肚明。在很多掛靠網站上還專門列出了“法律提示專區”,甚至還有“教你如何規避法律風險”的經驗帖。
  其實對於持證者而言,“掛靠”未必是一項“靠譜”的選擇,本身考證難度不小,不少考生要花費兩三年甚至更長的時間考試,最終取得證書絕非易事。
  雖然掛靠能夠“白拿錢”,但風險同樣存在。“萬一被查到‘掛靠’,資格就肯定被取消了,而且在建築公司掛靠,需要在工程項目文件上簽字,換言之,萬一工程出了問題,就要承擔法律責任,甚至可能坐牢。”一位持有一級建造師資格的受訪者說。
  據公安部相關數據顯示,2014年建築、拍賣等部分資格考試中,竟有八成作弊者稱為了拿證賺錢而鋌而走險,有的考生乾脆把作弊開銷當成投資,嚴重影響資格考試的公平公正性。
  不過,有建築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雖然現在證書監管比幾年前嚴格,但只要有員工在企業的社保記錄,掛靠就可以逃過監管。
  廣東省住建廳方面曾表示,對“人證分離”的查處有一定難度,因為這是個人和企業間的行為,僅通過合約、協議很難認定是否存在違規行為,國家層面上的規定也不夠細化。
  對此,中倫(廣州)律師事務所律師曾召建議,一方面主動“掛靠”證書的人要提高法律意識,自覺抵制這樣的行為。另一方面,相關部門要加大對企業或單位所提供的各種證書的審查力度,加大企業違規成本,嚴厲處罰個人、中介“出租”證書行為等,“不久前國家取消了20多項專業技術人員資格認定,這也是避免‘掛證’,重視‘職業資格認定’實際價值的重要法律支持”。
  (報料人林先生,三等獎100元)
  褚韻  (原標題:掛靠證書吃“空餉”已成灰色“產業鏈”?)
創作者介紹

次按

ew18ewpd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